卜式突破——总经理蒋向阳解释19年来首次公开发行的转型之路

深圳报告计划和行动。

这是卜式基金自2015年以来在资本市场上留下的“品牌”,也是记者第一次见到卜式基金总裁姜向阳的最深刻印象。

2015年7月,就在资本市场血流成河之际,已从中国证监会监管部门离职的姜向阳选择卜式基金作为下一站,出任总经理。

当时,“老五”卜式基金面临另一个瓶颈,公共筹资规模亟待提高。

压力和负担是不言而喻的,但它们也会随着时间而被治愈。

天翔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卜式基金公司已管理186只开放式基金,并受国家社保基金理事会委托管理部分社保基金,以及多个企业年金账户。管理资产总额超过6357亿元,其中公募资金超过3763亿元,居行业第四位。根据基金行业协会的数据,截至3月底,博世在由博世管理的社会保障和企业年金资产方面位列行业第三。

作为公开发行行业首批成立的五家基金公司之一,卜式基金曾在长期资产规模上位居行业前列,并将“价值投资”发展成一个标签,在19周年突破发展瓶颈,迎来了“向上发展”的新时代。这也是最好的19岁生日礼物。

从2015年到2017年,卜式基金经历了什么样的重建才能重获“新活力”?从三大趋势来看:先养老后行动,先决策,先智慧后“决策”。

如果我们仔细剖析基金管理规模重返卜式前十甚至前五位的内部原因,“准确把握2016年机构客户的需求,债券产品的大规模爆炸”是一个巨大的推动。

这一切都来自于卜式基金管理层事先稳定、准确、敏感的预判。

“我于2015年第二季度加入卜式基金,并于7月成为总经理。当时,在公司董事会的指导下,我们的管理团队注意到了几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是金融改革的加速和城市商业银行全面转型时代的到来。最迟,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的大量外包需求将会爆炸性增长。

第二个趋势是中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且很快就会到来。

第三个趋势是80后和90后将首次亮相。无论是消费、生活,甚至是生产,它们都将变得基于互联网和数据。

”姜向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

姜向阳,经济学博士,2015年初被招商局集团录用,担任招商局金融集团副总经理。他后来在7月份接替卜式基金担任总经理。

现在回顾2016年,由于大量非标准期限和资产短缺,大型银行的财富管理和自有资金一直在通过委托外部机构投资来寻找“出口”。因此,机构外包出现爆炸性增长。抓住机遇的公开发行机构提前布局,规模大大加快。

然而,如果要在2015年看到这一趋势,就不容易看出。

为了满足城市商业银行和农业商业银行对外包财务管理的需求,卜式基金确立了与同行充分沟通的转型理念。

“要与我们的同行充分沟通,完全依靠我们在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的团队成员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姜向阳直言不讳地说,他面前的首要任务是改革市场体系。

“首先要改变的是整合机构和零售渠道,机构团队将完全转型,与同行建立联系。零售团队应该有适当的组织。建立一个大的市场体系。

姜向阳告诉记者,“机构团队面向同行客户,而零售团队在优先考虑渠道服务的前提下,允许适当覆盖机构客户。”。

因为零售团队覆盖所有省份,而机构团队在北方又宽又深,不够宽。

此外,2015年下半年,该基金的首次推出和持续营销将进入一个寒冷的冬天,零售团队将需要推出新业务。

“诚然,在实施这一战略之初,阻力不小。组织团队觉得自己被零售团队“抢走了地盘”,而零售团队对此并不理解。

“但结果很快驱散了这种阻力。

整体规模和品牌声誉得到提升,卜式基金的整体准入难度越来越小。

”蒋向阳笑着说道。

“博世基金创建的大市场体系不是销售部门,而是市场研究、市场分析和市场服务的结合。

”姜向阳对记者总结道。

整个大市场体系一方面与全公司的一线业务团队合作,另一方面,引导和提炼产品需求,并与产品计划部门进行深入对接。

除了深化与同行的机构业务,卜式基金还有另一个重要举措,那就是将养老金部门分开。

此前,卜式基金的养老金投资、股权和固定收益被划分为两个不同的部门,协同性不强。

独立后,养老金业务部门依靠股权和固定收益投资平台,但独立于这两个框架体系,具有统一决策、统一绩效评估和统一管理。

“养老保险业务中心原本是一个台资部门,但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台资部门。

”姜向阳告诉记者,养老业务具有很强的绩效稳定性,养老客户开发周期很长,维护周期较长,更注重体验和服务质量,所以可以在舞台前使用,也可以在舞台前使用。

事实上,养老商业中心独立后,台湾的中国政府取得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根据基金行业协会发布的信息,卜式基金于2016年获得社保基金增资,成为首个被认可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证券投资管理机构。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博世养老投资在行业内排名第四,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养老资产管理基金公司之一。

据悉,博世基金(Bosch Fund)保持着养老金业务的全牌照记录,是市场上少数具备国家社保基金投资管理、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社保基金海外资产国内投资管理、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和基本养老保险证券投资管理资格的机构之一。

优化产品体系:抓住互联网快车现在,公共筹资规模已经进入“10万亿”时代,进入公共筹资的第19个年头。在公共筹资竞争激烈的时代,在同质产品的背景下,渐进式改革已成为公共筹资抓住下一个竞争点的重要策略。

然而,在渐进式改革的竞争中,产品布局的作用非常重要。

从过去两年的公开募股规模数据来看,所有能够留在军队第一梯队的公开募股机构都在产品布局上处于领先地位,获得了先发优势。其中,我们必须提到互联网金融时代的业务创新,这是大数据时代基金业面临的最大机遇和挑战。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错过了一轮互联网货币基金和互联网基金布局的机会。

80后和90后将成为主要消费者的时代已经到来,因此网络消费、网络生活和网络生产的趋势不是短暂的,而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

姜向阳坦率地告诉记者,“2015年下半年之后,我们的管理团队也达成了增加网络资金分配的共识。

“迄今为止,卜式基金已将其分支机构和分支机构分散在互联网基金上。

与蚂蚁财富的合作相继推出互联网黄金品牌——中国首家商业大数据指数基金——金宝——陶金100,开辟网上购物和金融投资渠道——B2C黄金红包,以及第一批支付宝财富数字,都是卜式拓展互联网基金布局的真实写照。

今年6月,后来出现在互联网基金布局中的卜式基金,与卜式·贺辉一起正式登陆蚂蚁财富平台,打破了支付宝只有宝月作为货币基金的记录。

从数据来看,那些能进入频道的人就能进入世界,互联网是最好的频道。

据《中国日报》报道,第二季度末,博世和汇的规模增至240亿元。

截至7月中旬,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规模已超过80亿元人民币,持有人超过380万人,成为业内最大的黄金交易所交易基金产品,股票分布最完整,持有人最多。

在海外发行方面,博世基金与美国金瑞公司合作推出的业内首家追踪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中国a股国际指数的ETF基金KBA,今年基金规模从不到1亿元增加到12亿元。

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产品布局策略。

“只有保持产品计划部门的独立性和战略地位,我们才能保持公司产品的前瞻性分销。

”姜向阳告诉记者。

根据布局,博世产品计划部门将产品系统分为三个层次:战略产品、竞争产品和创新产品。根据计划,卜式产品计划部将产品组织划分为四个方向:实施一批、发放一批、培育一批、储备一批。

现在回头看,卜式基金的产品卡头寸确实相对准确。

银行债券、网络货币、绝对收入等产品的布局和报告节奏符合市场形势和趋势,最终将进一步回馈富人规模。

在卜式的产品战略计划中,2016年的产品方向是专注于债券,培育股权投资和年金投资,量化准备金;2017年的产品理念是整合债券、拓展互联网金融、全面分销股权产品、培育多资产和量化、储备明智投资。

投资与研究相结合:关注股权投资,解决“两张皮”问题。如果规模是生活的地方,那么表现就是生活的基础。

总体而言,坚持“价值投资”的卜式基金,无论是规模还是业绩,都以固定收益著称,但仍在等待股权投资的爆发力。

“我们仍然必须坚持价值投资,但价值投资的内涵和外延应该是新的,与时俱进。

”蒋向阳放心,“长期以来,价值和增长都是对立的,事实上,这种投资研究文化是错误的。

许多因素都发生了变化,如经济结构、产业特征和流动性,价值标准也应随之变化。

“卜式整合了投资和研究文化。

“第一是基本面,第二是确定性,第三是研究深度覆盖。

姜向阳告诉记者,“唯一的标准是基本面,不管什么样的投资风格,前提都是基本面分析框架,只有针对不同的行业、行业和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基本面分析方法框架的侧重点才会不同,从而导致不同的估值方法。

为了跟上“新投资、新价值”的投资理念,博世基金增加了新兴产业基础研究的投资和成本。

“卜式基金过去倾向于投资和研究传统行业,但对新兴经济体的跟踪和研究积累不够。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增加了对新兴产业的投资和研究。

”蒋向阳说道。

目前,博时研究部分为若干专题小组,包括TMT小组、新周期小组等。目前,卜式的研究部分由几个专题小组组成,包括TMT小组、新周期小组等。

研究者需要进行深入的基础研究,但他们不太重视上市公司的短期绩效增长率,他们更重视行业结构和公司的长期发展。

博世基金拥有100多个股权投资和研究团队,其中投资和研究人员的比例约为1:1。这表明博世基金非常重视基础研究工作。

“去年我们的股票表现确实有所改善,但仍存在基础投资研究方向不够敏感的问题。

在更深层次上,研究人员和基金经理这两层皮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

”姜向阳直言,我们要密切关注2017年权益表现,彻底解决“两张皮”问题。

在姜向阳的计划中,是进一步推进基于平台的投资研究和投资研究一体化。该平台包括基金经理和研究人员。在确定投资策略之前,必须进行深入研究。

在投资决策方面,发挥投资委员会的投资决策作用,基金经理负责具体投资。

“投资和研究机构根据工业化程度进行划分,要求深入涵盖基本面和确定性,并持续维护股票池。

投资委员会做出决策后,编制模拟指数和股票池,最后进行综合评估。

基金股票将转移到投资研究团队和研究人员手中,并有明确的奖惩措施。

”姜向阳进一步向记者介绍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