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皇越南之行背后的日越“非典型”关系

当地时间2017年2月28日,天皇和他的日本妻子抵达越南河内机场。2月28日,天皇和他的妻子日本明仁开始对越南和泰国进行为期7天6夜的访问。

这是皇帝第一次访问越南。详细行程包括会见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和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忠等高级官员,向河内胡志明纪念馆献花,以及会见一些战争寡妇和后代。

在回来的路上,他还将访问泰国首都曼谷,悼念去年去世的泰国前国王普密蓬,并会见新国王瓦吉拉隆功。

日本和越南的高层互访频繁。就在一个多月前的一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刚刚访问了越南。

在访问越南期间,安倍承诺向越南提供发展援助贷款、六艘近海巡逻艇等。并继续协助越南加强其“海上安全部队”。

在此期间,安倍多次提到南海问题。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指责日本的险恶用心和不健康心态。

事实上,自安倍2012年底第二次上台以来,日本和越南之间的高层互访一直非常热烈。

2013年1月,安倍首次访问越南。

2014年3月,越南总统张晋创访问了日本,并将两国关系提升至“致力于亚洲和平与繁荣的广泛战略伙伴关系”。

2015年7月,越南总理阮晋勇访问日本。8月,越南共产党政治局委员、越南国会副主席阮氏金银访问了日本。9月,越南共产党总书记阮富忠访问日本,并与日本发表联合声明,继续强调“亚洲和平与繁荣的广泛战略伙伴关系”。

频繁的互访表明,越南和日本的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这有几个原因。

首先,日本和越南没有突出的历史问题。

近年来,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持续恶化。根本原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侵略的历史。中国和韩国认为日本的有罪态度是不真诚的。

日本和越南之间不存在这个问题。

虽然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略了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国家,造成了大量的生命和财产损失,但该地区的国家普遍不恨日本,对历史问题持“过度”的态度。

事实上,新加坡之父李光耀、缅甸之父昂山等都在日本占领时期与日本人合作。然而,两国并不认为自己道德上有缺陷,更不用说事后清算了。

这是因为首先,日本的统治时间相对较短,毕竟只有3年左右,邪恶是有限的。

此外,为了对殖民地国家进行长期和可持续的掠夺,日本重视发展当地生产和掠夺之间的自由裁量权,东南亚的殖民经济在战争期间确实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其次,战前东南亚国家大多是西方殖民地。东南亚精英普遍讨厌西方殖民统治。日本军队的到来被各国的国家武装部队用来对抗西方殖民者。双方共同驱逐了西方殖民者。

1945年3月,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即将结束时,日本军队推翻了法国在印度日那的殖民当局,并宣布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独立”。

这种“独立”当然是一种掩饰,但日本确实扩大了地方精英参与政治的比例。

因此,与中国和韩国的滔天罪行相比,日本对包括越南在内的东南亚的入侵相对温和,客观上做了一些好事。这是当地人不讨厌日本的主要原因。

2015年4月,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的越南受访者对日本有好感,远高于19%的中国“同性恋和兄弟”对自己有主权争议。

经贸、领海需求互补在经贸关系中,越南和日本是高度互补的。

越南视日本为“最有价值的经济和贸易伙伴”。目前,日本是越南第二大外资来源国、第三大旅游伙伴和第四大贸易伙伴。

1992年,日本开始向越南提供政府发展援助。

如今,越南是日本官方发展援助的最大接受国,占越南官方发展援助总额的30%。

据越南官方报道,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日本承诺向越南提供约900亿美元的各种形式的官方发展援助,实际上已经签署了736.8亿美元的援助协议,平均每年35亿美元。越南的许多大型项目大多是在日本的援助下建造的。

2014年,日本和越南双边进出口超过276亿美元,其中越南出口147亿美元,进口129亿美元。

双方表示,到2020年,两国贸易额将翻一番。

在领海主权问题上,两国没有冲突和矛盾,都与中国有争端。

可以说,奥巴马时期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实施以及近年来南海问题的升级是日越关系升温的重要催化剂。

越南和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问题上存在争议,并且一直无法放弃它们作为中国历史上的附庸国的长期地位。自从安倍上台以来,由于他在历史问题上的模棱两可的态度,他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他打算成为美国的爪牙,在中国周围为美国挑起反对。

结果,双方一拍即合,故意越来越近。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2012年访问越南期间,越南要求日本协助培训海岸警卫队人员,提高他们的海岸防御能力。

安倍在2013年访问越南时,公开呼吁越南和日本携手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积极的行动”。

越南总理阮晋勇敦促“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加强合作”。

在2014年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安倍提议“日本支持越南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并表示将向越南提供巡逻艇。

2015年6月,JAL 空自卫队总司令齐藤和夫在访问越南期间表示,JAL 空自卫队将与越南空军队密切合作。

当然,中国因素的存在不仅是推动日本采取更紧密做法的力量,也注定了这种做法是有限的。

在对日关系上,越南的主要顾虑在于,一方面需要拉日本来抗衡中国,另一方面政治经济上又要依托中国。就日本而言,越南主要担心的是,一方面它需要吸引日本与中国竞争,另一方面它需要在政治和经济上依赖中国。

因此,越南不仅要在与日本和中国的联合对抗中取得一些进展,还要注意谨慎,不要过分。

日本也是如此,它需要拉拢越南,改善与越南的关系,但也明白中日关系显然比日越关系更重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