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师傅董事长退休后如何突破“康二代”接班绩效瓶颈

家族企业的二代们正在相继登上舞台,12月20日,康师傅控股(00322.HK)发布公告,披露该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魏应州决定退休,从2019年1月1日起生效。

“接棒”出任康师傅控股董事会主席的是魏应州的大儿子魏宏名,他将同时兼委员会成员。

此外,魏应州三子魏宏丞获委任为执行董事。

目前,受主业之一方便面业务市场放缓影响,康师傅近年来业绩也跟随下滑,直到去年高端化转型才让公司业绩有所好转。

当下,康师傅正处于转型改革之际,“康二代”魏宏名的上任,将给康师傅带来哪些不同的变化,外界期待不已。

新帅拥有国际化背景与其父亲不同,魏宏名拥有丰富的海外留学背景。

于2006年加入康师傅控股,出任总裁室项目经理。

并且,在2007年到2014年间,魏宏名担任味全食品董事,现为日本Calbee食品有限公司董事。

此前,魏应州曾对媒体表示,他3个儿子最早都在英国念书。

他很鼓励小孩不断进修,而且要到不同国家去,才能培养国际观。

1991年,魏应州与兄弟共同在天津投资成立了天津顶益国际食品有限公司。

1992年,第一包红烧牛肉面诞生,并迅速风靡全国,成为康师傅常卖常红的主打产品之一;1996年,康师傅相继进军糕饼和饮料领域,与方便面事业一起构成了康师傅的三大支柱,同年康师傅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

2015年初,魏家兄弟中的老二魏应交辞去了康师傅执行董事的职务,该职位由魏宏名接替。

当时就有分析人士认为,魏家借此职位变动将魏家二代推向第一线,是为了接班事宜预作准备,提前启动世代交替。

事实上,早在2008年,魏应州就曾经首度透露,五年内要卸下董事长职务,两个儿子魏宏名、魏宏丞将先接下副董事长的职务,十年内完成企业交棒。

“企业接班计划要提前规划、预作准备,不能时间一到,才把所有的担子都交给下一个接班人,这样会让接班人承受太大的压力,导致企业无法运作,或是决策失去方向,否则又要自己重披战袍,这也失去了交棒的意义。

”魏应州说。

康师傅面临转型“康师傅方便面,好吃看得见”一直扎根在脑海里。

就方便面来说,这家公司完全能够代表一个行业,从2000年到2015年,康师傅公司营业收入从60.9亿人民币增长至667.1亿人民币,增长了10倍,年复合增长率达20.2%。

不过,从2011年起,康师傅控股的业绩就已经放缓,2013年达到营收顶峰,2014年、2015年和2016年收入持续下滑,已经显出垂老之态。

从股价上看更为明显,康师傅控股1996年香港上市,当时首发价为1.68港元,2011年股价最高23.9港元,市值达到1400亿港元。

12月21日收盘价只有10.22港元,市值缩水也近三分之二。

作为方便面巨头,康师傅业绩受行业影响明显。

数据显示,2013年-2016年,中国方便面需求量连续下滑,年销量从462.2亿包跌至385.2亿包,跌幅高达16.66%。

直到2017年方便面行业呈现回暖趋势,康师傅的业绩也随之有所缓解。

据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方便面行业止住了下滑颓势,开始回暖,市场整体销量上扬了0.3%,销售额增长3.6%。

与此同时,2017年全年,康师傅控股实现营业收入589.53亿元,同比增长6.07%;根据日前康师傅控股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额同比上升8.5%,达到309.96亿元。

业内分析认为,康师傅方便面业务的回暖,主要还是得益于公司的转型升级。

一方面实施多价格带产品策略,巩固高价面、发展高端面;另一方面丰富消费场景和IP合作,让吃方便面成为了年轻人的话题;同时在产品技术上进行了创新,推出了多款新产品。

其中,康师傅也在思考如何转型。

2015年,“高价面”头一回单独出现在康师傅年度财报的方便面业务中。

这一年也是康师傅转型升级的开端。

在饮品板块中,此前一直以来主打低价的康师傅瓶装水业务,也从去年开始发力中高端。

不过,看上去业绩增幅更大的饮品业务,其实主要得益于康师傅对部分资产的出售。

2017年2月,康师傅以2.16亿元的价格将一处厂房及配套设施出售,产生6000万元的净收入;6月,康师傅又将旗下5家饮料工厂出售给了上游合作方伊莱福。

此次魏宏名的上任,是否会延续康师傅的高端化转型,还是会有其他新思路?康师傅方面对记者表示,这是公司治理层面,按照之前既定的10年历程规划,顺利完成世代交替。

对专业经理人的经营层没有直接影响。

集团期待新的领导班子以当年创业时为消费者服务的初心,在新的起点上用心经营,未来在政府安心、消费者放心的基础上创造新的成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