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配置债券市场支持人民币汇率

冉学东截至7月末,境外机构在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托管余额达1.61万亿元,继续刷新历史新高,按照6.5的汇率计算,相当于资金流入增2477亿美元,储备资产必然大幅增加。

这对于在目前中美经济走势和货币政策分化、美联储持续加息形势下的人民币汇率是相当强有力的支持。

7月份单月,境外机构在中债登与上清所合计增持了665.26亿元人民币债券,增持力度有所减弱但仍处于较高水平,目前已连续17个月增持。

有券商的数据表明,从外资持债结构看,57%的海外资金用于配置国债,其中以3-5年期为主。

24%的海外资金配置各类政金债,外资持仓占整个政金债市场比重约2.4%。

随着2017年债券通放开,外资对国内同业存单市场购买力度迅速增强,外资持仓占整个同业存单市场比重从2017年中的0.2%迅速升至目前的2.0%。

外资持仓占整个信用债市场比重仅0.4%,可见外资更加看好主权信用背景的国债和政府金融债券,而持仓同业存单可以看出这部分资金的投资增值目的。

外资这两年为何开始看好境内的债券市场?首先,中国债券市场此前是不开放的,债券市场对外资的彻底开放主要是2016年5月,这次监管层出台政策对于境外机构投资者准入由审核制改为备案制,对投资主体的限制大幅松绑,且不设投资额度限制。

2017年7月,“债券通”的“北向通”开通。

“债券通”是指境内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机构连接,买卖两个市场交易流通债券的机制安排。

“北向通”使得境外投资者可经由香港与中国内地基础设施机构之间在交易、托管、结算等方面互联互通的机制安排,投资于内地银行间债券市场。

当然,债券通和债券市场的开放只是辅助手段,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才是关键。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被纳入IMF特别提款权篮子中,人民币在其SDR篮子中所占权重为10.92%。

加入之初,有人预计:“国际投资者配置人民币债券资产的需求进一步增加,相应带来资本流入,将助力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

”当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人民币资产就成为其他国家央行和财富管理机构必须配置的储备资产。

如果我们再看看今年上半年国际贸易收支状况,我们就知道债券市场的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对于人民币汇率以至于金融市场稳定的重要意义。

按美元计值,2018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逆差283亿美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1559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1473亿美元,初次收入逆差305亿美元,二次收入逆差65亿美元。

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668亿美元,其中,资本账户逆差2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1171亿美元,储备资产增加501亿美元。

2018年上半年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出现逆差,是1998年中国开始公布半年国际收支平衡表以来首次出现,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事。

2007年中国经常账户顺差规模与GDP之比达到高点10.1%之后,此后就一路下滑。

券商提供的数据是,2006年至2008年,中国经常账户差额与GDP之比平均值为9.3%,2009年至2010年平均值为4.5%,2011年至2017年7年平均值为2%。

在2014年中国双顺差结束后,也首先是金融和资本账户出现逆差,尤其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出现逆差,资金外流严重,外汇储备从高点回落,人民币出现贬值态势。

显然今年这种情况出现了反转:资本和金融账户出现顺差,但是经常账户却出现了逆差,这其中最大贡献是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的顺差,这个至为关键。

在外汇收支平衡表中,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包括直接投资、证券投资、金融衍生工具和其他投资。

境外机构大量购买国内债券,显然是在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里,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对于非储备性质的额金融账户的顺差具有强大的支撑作用。

由以上数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如果没有资本和金融账户的顺差668亿元,尤其是如果没有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1171亿元,则今年上半年外汇储备至少在贸易收支中是要大幅减少380亿元以上,这无疑对人民币汇率是雪上加霜。

在经常账户出现历史性的逆差的同时,金融和资本账户却出现了可贵的顺差,资金流向总体仍然是向内流动,这有力的支撑了人民币汇率。

由此可以看出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败”的道理,央行最近几年力推人民币国际化,采取有力措施让人民币加入SDR,让人民币真正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区别开来。

由此看,无论如何改革开放都是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一条长远大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