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融去杠杆化的背景下,银行间存单受到限制

根据冉东学最近的市场消息,央行将把银行间存款证从应付银行间债务的银行债券中分类,最高限额为30%,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为30%。

受此消息影响,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在过去两天一直处于调整状态。

这是继2014年第127号文件对银行间业务进行限制后,又一次对银行间业务进行控制的尝试。

虽然没有权威机构证实这一消息,但近年来金融机构银行间资产的扩张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水平。为了防范金融风险,在去杠杆化政策的背景下,银行间扩张的控制政策不可避免地会很快出台。

银行间存单是存款金融机构在全国银行间市场发行的入账定期存单,其投资交易主体是全国银行间拆借市场、基金管理公司和基金产品的成员。

自2014年以来,银行间存单已成为中小银行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它们也是中小银行资产扩张的基础,弥补了网上商店的不足。大银行也利用这一工具从中小银行筹集资金,并成为套利工具。

上海清算所的数据显示,2015年发行了5941张银行间存单,面额为52975.90亿元,是2014年8975.60亿元的近五倍。

2016年1月至10月,发行银行间存单12542张,累计发行规模10.53万亿元,比上年增长近一倍。

仅在15年后半年,银行间存款证的月发行率就达到5000-8000亿英镑,16年来每月超过1万亿英镑。

16年末,银行间存单存量为6.3万亿元。

银行间存款证的规模正以惊人的速度扩大。

同业存单大幅上涨的宏观背景是,2013年资金短缺导致央行通过公开市场反向回购向市场投入大量资金,并多次降息,以稳定经济增长,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自2014年以来的衰退,企业信贷下降,银行对安全资产的需求增加,金融机构已尽可能将资金分配到债券市场,以促进债券投资的扩张。

此外,各种金融创新层出不穷。财务管理和资产管理的规模也大幅增加。利率已被推至历史低点。债券市场经历了一场大牛市。扩大的资产负债表推动了更多债券配置。

这时,银行间存单等成为银行主动举债的重要方式。银行通过发行大量银行间存单获得低成本资金,然后将高收益资产挂钩以增加回报。

事实上,这是实体经济空、金融自我繁荣、机构通过银行间市场扩大泡沫、套利的过程。这是近年来影子银行的繁荣,金融市场杠杆增长率过高,风险不断增加。

这种已经引发监管层的重点关注,2014年5月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要求,单家商业银行同业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该银行负债总额的1/3;2016年央行MPA考核又再次强化对于同业负债的考核,并根据机构重要性,对同业负债占总负债比重给予不同的考核分值。这引起了监管当局的注意。2014年5月,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要求单家商业银行同业拆借资金余额不得超过本行负债总额的三分之一。2016年,央行精神创伤和痛苦评估(MPA assessment)将再次加强对银行间负债的评估,并根据机构的重要性,对银行间负债占总负债的比例给予不同的评估分数。

但是,这仅规范银行间存款和银行间负债回购,银行间存单不在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应付债券项下进行监管。

该机构估计,目前,商业银行整体的银行间债务比率仍远未达到33%,这是由于大银行的比例相对较低,而中小银行在纳入银行间存款证后的银行间债务比率为25.8%,接近30%。如果将银行间存款证纳入银行间债务将不可避免地抑制商业银行不断扩大的资产负债表,将导致空转换货币的消失,金融去杠杆化将加剧。

本质上,银行间存单是银行间的融资和信贷活动。例如,保险公司向商业银行发行银行间存单,然后商业银行将使用存单与其他非标准资产对接或投资债券等。这形成了商业银行之间货币和信贷的创造,从而推高了银行间房地产、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金融产品的价格,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风险。

在监管层面将去杠杆化作为2017年监管总体思路的背景下,银行间去杠杆化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个持续的过程。然而,由于许多金融机构杠杆率过高、期限错配严重、金融脆弱性强,监管政策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个逐步深化的过程,给金融机构一个操作缓冲期。

然而,从长远来看,降低融资杠杆以稳定汇率和缩小同行规模是必须标准化的监管框架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