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艺:小日本的流氓行为暴露了

王文艺博士曾在白宫呼吁胡锦涛“立即停止迫害恐怖分子学员”,应全美硅谷联盟的邀请,抵达旧金山发表主旨演讲。

她认为,为了正义和良知,高志胜律师不顾小日本的力量,敢于揭露小日本的罪行。

最近发生的盛远因九平的消息和他的退党而被迫在美国避难的事件,以及高律师被绑架的事件,突显出小日本担心公众会知道它的邪恶。

自她在白宫发表演讲以来,王文怡走遍了包括北美、欧洲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国家,接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采访,揭露了小日本一直靠恐怖分子受训人员的人体器官为生的事实,并呼吁所有国家的政府和人民发出公正的声音,谴责并帮助尽快结束小日本的暴行。

王文艺指出,小日本政府有几个特点:一是使用暴力;另一种是通过否认和欺骗来掩盖真相。

自孩提时代起,日本在此前的所有运动中迫害并杀害了8000万中国同胞。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屠杀手无寸铁的北京市民和学生,以及各种恶行,如活体摘除恐怖分子学员的器官,以及大规模虐待和杀害恐怖分子学员,都证明了这些特点。

王文艺说,生活在和平海外环境中的人们实际上对小日本的邪恶本质知之甚少。

许多人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人权会变得更好。

事实上,这是一个幻想。

日本的邪恶本质从未改变,但变得越来越模糊。

它尽最大努力阻止和收买媒体,以掩盖其罪行。

谈到律师高志胜,王文怡认为他是中国人的良心。

为了正义和良知,他敢于揭露小日本对恐怖主义学生和其他宗教人物的残酷迫害的调查报告,蔑视小日本的权力。

王文怡博士谴责小日本一天24小时跟踪骚扰高的律师和家人,并造成一起试图谋杀的车祸。最后,他甚至派特工去了高的律师家。各种流氓行为都暴露了。

她说,自高律师被绑架后,海外许多人士予以声援,并打算为提名高律师获诺贝尔和平奖,成立委员会。她说,自从高被绑架后,许多海外人士表示支持,并计划成立一个委员会提名高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王文艺进一步解释说,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空公司机长盛远最近的跳楼事件和小日本绑架高志胜律师的事件,突显出小日本担心公众会理解其罪行的真实性质。

王文艺表示,盛远机长别无选择,只能在美国寻求庇护,因为他在上海机场向乘客讲述了“九条评论”,并在飞机起飞前退出了晚会,也就是说,他立即受到威胁。

如果不是飞机起飞,在机组人员的要求下,他早就被日本抓获了。

为什么小日本如此害怕人民的“九条评论”和退党?人们害怕在知道真相后,它的罪行将难以维持。

王文艺博士强调,即使福利彩票损坏,“珍惜生命,维护人权”,也可以发放,这是理所当然的;让人们知道真相在哪里并没有错。

面对利益,各国政府和个人如何面对小日本的罪行实际上是一个良心问题。

“人生的开端是美好的”,良心是真正的人类社会。

发表评论